今年是父亲的本命年,年至花甲,本是退休享福的时候了,可父亲的手还握着方向盘不肯放。

父亲16岁跟着爷爷学车,开了一辈子的车,出过几次事故,开坏了几辆车。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栽到公路旁的凹槽里,整个车头都瘪了,所幸人没有大碍。

90年代,父亲从单位里停薪留职出来,和别人打伙“单干”。在那个“春天的时代”,跟他一样跑私车的人,很多都发了,买了几辆车请人开自己当翘脚老板。可老老实实的父亲,开了一辈子的车,没有给家里带来多么优渥的生活,母亲常常埋怨父亲的“无能”。

父亲不挑食。常年在外奔波,车轱辘上吃睡,养成了吃饭毛糙的习惯。家里团年,在外赴宴,往往是掌勺人的最后一道菜还没上,父亲已经西里呼噜汤泡饭下桌了,偶尔发现别人眼色里的讶异,他就尴尬的说吃白开水泡饭惯了。 父亲不多话。每次亲友们聚会,在一大堆高谈阔论的长辈中间,父亲总是最容易被忽略的一个。记得儿时,父亲在西昌跑车,我给他写信,小学四年级的我洋洋洒洒三两篇信纸寄过去,收到的回复不过三言两语,多是交代“好好学习”之类的。后来用上了手机,每次打电话回家,父亲要么触电似的把电话塞给母亲,要么嘤嘤呜呜地说一两句,可以总结为两点:好好工作、注意身体。我曾经揶揄他,像他这样少话的人要是能做领导,是很受下属欢迎的——开会时间不会超过10分钟。

父亲不欠人情。给别人添麻烦对父亲来说是最大的麻烦。父亲年纪大了不好跑长途,就把货车卖了,可除了会开车又没有别的安身立命的本领,便在大舅厂里开车送过一段时间牛奶。风里来雨里去,烈日炎炎时还要搬送奶箱,我怕他吃不消,劝他找大舅换个轻松点的工种,他哪里肯?总觉得是沾了厂长亲戚的光,后来干脆退了出来,去开了公交。领那一点微薄的薪水,他反而自在。

父亲不结交。父亲一辈子除了两个当初一起跑车的兄弟偶尔还有点联络,几乎没有什么社会关系。而现在,更是越老越“宅”。我结婚的时候,母亲问他有哪些朋友要请,父亲竟然一个也写不出来。不是父亲孤僻遭人嫌,他总是觉得不跟别人添麻烦,麻烦没了,靠麻烦建立起来的那层层关系便淡了。中国人的礼尚往来,父亲最是不懂。

#江阴注册公司#江阴代办营业执照#江阴公司注册#江阴营业执照代办#江阴代理记账#江阴工商注册#江阴代办公司#江阴代账公司#江阴注册代理#江阴办理企业执照#江阴代理注册公司#江阴注册公司去哪咨询#。

父亲爱清洁,父亲开过的车,不论是单位的、自己的还是别人的,总是打理得干干净净,纤尘不染。泥水四溅的路况,都没见父亲把脏车开回家过。父亲把车当做自己的女儿一般打理,车对父亲也不错,车头瘪了那次父亲竟然筋骨完好无损。

父亲肯吃亏。小的时候,我常叫父亲“活雷锋”。跑私车挣的是辛苦钱,别人说怎么分就怎么分,他拿的往往是少的,母亲骂他木鱼脑袋,他也不反驳。有一次别人借了他钱,没打欠条,后来竟翻脸不认账,父亲便再也不提,见着那人还连忙躲开,自己还不好意思似的。

父亲肯花钱,除了上交给母亲后“返”的那一点点零花钱,父亲兜里几乎没什么硬通货,但是父亲花钱从来不含糊。特别是给我买东西,一定要我挑最好的。出去吃饭,总是抢着付账,不是阔绰,我知道,还是怕欠别人人情。

父亲一辈子没什么建树,就只一样——车开得稳当,我坐别人的车晕车,坐父亲的就不会。可就是这个优点,在人人都会开车的今天,几乎也不足挂齿了。这样看来,父亲真真是个“无能”的人了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