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秀前楼工团并没有将乔丹-霍尔列在《新时代选秀》的计划之内,选秀大会的结果印证了我们的预测。然而,在经历了训练营和夏季联赛之后,马刺最终还是以一份双向合同签下了他。他究竟是一名什么样的球员?为什么马刺会连续两年试训他?他在夏季联赛中的表现如何?他在银黑军团的前景如何?——我们尝试用一份迟到的选秀报告+夏季联赛观察来解锁这些答案。

霍尔是一名有趣的球员,因为他的技术水平和比赛感觉,我对他的评价比其他人要高一点。不可否认的是,球队在他的带领下表现并不好,但我想知道,如果让霍尔担任轮换的角色球员,而不是充当核心,是否会让他的路子更宽。他的身高足有6尺8,传球和投篮能力也能在进攻端发挥作用。他必须变得更加强壮,能够在高水平比赛中防守。我很乐意给他一个双向合同的机会,看看他能否解锁自己的潜力并找到答案。他有成功的各方面素质,但也有理由相信,一年之后他就告别NBA出现在NBL这样的赛场上。

霍尔在新泽西州的北怀尔德伍德长大,高中先在新泽西州的开普梅县的Middle Township高中打球,随后转校到宾夕法尼亚州的斯普林菲尔德的Cardinal OHara高中。高三时,他来到费城的Saints John Neumann and Maria Goretti天主高中。高四时,霍尔带领他的球队获得了费城天主教联盟的冠军,并被评为天主教联盟年度最佳球员。高四毕业,霍尔接受了圣约瑟夫大学的offer。

2021年2月20日,霍尔在球队以91-82加时战胜尔的比赛中,拿下菜鸟赛季最高的22分、12个篮板和10次助攻,

这是圣约瑟夫大学队史的第四次三双。他在大一赛季场均得到10.6分、5.9个篮板和5.7次助攻,入选A-10联盟最佳新人阵容,并且在助攻数上领先所有NCAA I级联盟的新生。

赛季结束后,他最初决定转学到德州农工大学,并宣布参加2021年选秀,同时保持大学资格。然而,他最终宣布退出选秀并返回圣约瑟夫大学。

大二赛季,霍尔以场均14.1分的得分领跑全队,同时还有6.7个篮板、5.8次助攻和1.2次抢断。他在两年大学生涯有5次助攻上双,仅次于前NBA控卫贾米尔-尼尔森的8次,排在队史第二。

赛季结束,他宣布参加2022年NBA选秀,并放弃返校资格。他并为参加选秀前的联合试训体测,并且最终落选。他参加了马刺的夏季联赛训练营,并代表球队参加夏季联赛,在

乔丹-霍尔无疑是近两个赛季圣约瑟夫大学的绝对核心,本赛季他在得分、助攻和抢断等多项数据上领跑全队,尤其是在助攻数据上,5.8次的场均助攻和35.5%的助攻率都排在今年新秀的第一。然而,霍尔所在的A-10联盟在NCAA中实力偏弱,联盟第一的戴维森学院在疯狂三月也只是一轮游,

即使在这样实力平平的联盟里,圣约瑟夫大学也只能以5-13负的联盟战绩排名倒数第二,球队实力之弱可见一斑。

作为球队的进攻和组织核心,霍尔有着相当全面的技术。他有不错的运球投篮能力,射程从中距离遍布至三分线外,没有盲区。他的爆发力虽然一般,但是突破的节奏感不错,善于利用队友的掩护,

,他的视野很好,无论是在突破、背身还是持球挡拆时,都能够发现空位的队友,传球的能力也不错。

霍尔也有弱队老大的通病:各项进攻技术都会,却没有一项达到精英级别——所谓“样样通,样样松”。

他的投篮选择不好,经常勉强出手,限于身体素质和爆发力对篮筐的杀伤力较弱,

进攻效率偏低,两个赛季的投篮命中率都不足四成。作为持球核心,运球和传球失误过多,两个赛季的场均失误都高达3次以上。

而且,他的防守也很一般,无论是基本技术和意识都需要提高,防守的投入也不够。

选秀前霍尔参加了魔术、湖人等多支球队的试训,也包括了马刺,而各大网站的模拟选秀普遍预测他会落选或在次轮末端被选中,最终的结果不出意外。落选后,霍尔参加了马刺的训练营,并参加了夏季联赛。

在夏季联赛中,他场均出场13.6分钟,得到3.8分,2.2篮板和1.6助攻,投篮命中率只有28%,三分命中率22.2%,这样的数据可以说是相当一般(其实就是很糟糕)。

在夏季联赛中,布莱克-韦斯利是马刺场上的主要持球人和组织手,普里莫则是第二持球点(后三场是布兰纳姆),

霍尔在前三场替补上场后有一定的持球机会,有点Point Foward(组织前锋)的味道

,然而他的护球能力不过关,运球重心偏高,技巧性也不够,面对NBA级别的领防和紧逼有些狼狈,这可能也是后两场比赛,

在组织方面,由于控球权的减少,霍尔并没有太多表现的机会。面对远强于大学时的防守强度,他在自己擅长的挡拆传球和大范围转移上都显得格外谨慎,这让他在减少失误的同时,也显得丧失了大学时传球上的灵性。不过,

在保持球队整体传导球的流畅性上,他做得依然不错,不粘球,能够第一时间将球给到位置更好的队友。

他在进攻端的作用就是充当外线的定点威胁,主要任务就是埋伏在底角和四十五度,出手C&S三分——尤其是底角,他命中的4记三分全部出自两侧底角。

霍尔的三分出手机制问题不大,只是他还要习惯更远的三分线,同时加快三分出手速度。

,即使在他比较有把握的底角,命中率也并非很高;想要在NBA立足,他肯定要提升空位三分的把握性。

。尽管他还是经常跟不上速度型球员的突破,难以阻挡重型侧翼的冲击,但他已经在努力调整自己的防守脚步和姿态,尽量保持在对手的身前,努力用自己的身高和臂展去干扰对手,并且积极的对抗——虽然效果一般,

在巴洛之后,马刺将另一个双向合同名额给了霍尔,多少有些出乎马刺球迷的预料——

他是那种乍一看很像大锤,仔细观察下来却是近年来经常出现的“不一不三”(貌似三号位身材能打控球,实际控球无球都够呛)型球员

。然而,马刺连续两年试训他,说明管理层看中了他身上的某些特质——显而易见,

他毕竟有着2米以上的身材,而且是大学篮球界最擅长传球的新人之一。重视静态天赋和篮球智商,这也是马刺管理层选人的一贯思路。

无论是新晋“太子”普里莫,还是稳健有余、上限不足的特雷-琼斯,亦或是新晋的宠儿“威少”韦斯利,想要成为球队的头号持球手和playmaker,都要拿出令人信服的表现。

侧翼位置上囤积“3P”(三分+playmake)球员以弥补一号位组织能力的不足

如果球队把他看做一名潜在的后备持球手和组织者来培养,那么就需要在奥斯丁给他足够的支配球的权力,看一看他能不能成为一名简装版的约什-吉迪,这需要给他极大的容错率,培养的周期会很长

但是对于一名落选的双向球员,即使是发展联盟也没有义务和理由要给予足够的耐心,毕竟韦斯利也有很大的概率会收到一张奥斯丁的车票。

如果仅仅将他看做一名3P侧翼,那么他的身体条件和运动能力也过于平庸,无球进攻相比在一些落选秀也毫无优势可言。

虽然外形很像,但和凯尔-安德森相比,那霍尔只能算是“形似而神不似”,大锤可以在夏季联赛乱杀,而霍尔……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