股价已连续两个交易日下跌,其中18日尾盘跌停封板,19日该公司收盘报193.6元跌4.21%。大跌原因在于网传浙江省将对

对于股价大跌及网传核心产品要被集采相关情况,南都湾财社记者致电长春高新证券办求证,对方称浙江省对生长激素的集采“仅在征求意见”“价格及招标政策均为出台”。

据南都湾财社记者了解,8月17日,浙江省药械采购中心对外发布《浙江省公立医疗机构第三批药品集中带量采购文件》(征求意见稿),虽然具体的采购品种还未对外公布,但是次日网上就传言,此次集采将分化药和生物药两组,其中生物药就包含了人生长激素(即重组人生长激素),这也成了长春高新股价被“带崩”的重要因素。

作为生长激素第一龙头股,长春高新的生长激素单一产品的业绩,已几乎等同于公司业绩表现。2021年财报显示,负责生产及运营生长激素的金赛药业的营收和净利润录得81.97亿元和36.83亿元,占上市公司当期业绩的76.27%和98%。因此,生长激素在政策端上有任何“风吹草动”,对长春高新的股价可谓影响甚大。

据南都湾财社记者此前报道,去年5月,长春高新就因“广东将集采重组人生长激素”而出现股价大幅下挫。而在今年1月广东联盟集采宣布将重组人生长激素纳入地方集采后,长春高新的股价就从260元价位“闪崩”,并快速跌穿200元价位。

随后长春高新在广东联盟集采报价当日上演“硬核弃标”:该公司选择市场相对较小的粉针剂生长激素降价,而对于利润主要构成来源的水针剂采取直接弃标的策略。通过这一策略,长春高新的股价才缓慢回升突破200元价位。

南都湾财社记者注意到,对长春高新而言,生长激素水针剂放弃广东联盟地区的公立医院市场却是“明智之举”。业界测算,长春高新的生长激素院内市场占比仅30%,广东联盟地区涉及的11个省份公立医院,使用长春高新的产品比例更低;而另外70%的市场,则是通过院外市场决定。

据长春高新去年5月发布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显示,如果水针剂要以低价中标,尤其是让主力产品水针舍弃部分利润以低价中标,将破坏院内外市场的价格体系,影响更加不可估量。

虽然长春高新声称“低价会破坏市场价格体系”,但是在今年3月广东联盟集采后,该公司却对其中一款生长激素产品:聚乙二醇重组人生长激素注射液采取主动降价。数据显示,企业申报价从5600元/支降价到3500元/支,降价幅度达2100元。

南都湾财社记者注意到,上述网传要对重组生长激素进行集采的浙江,是长春高新产品的重点市场之一,不论是公立医院市场还是院外市场,其对重组生长激素使用量较大,因此不论是否参与集采,对长春高新在当地市场影响甚大,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,假如浙江对重组生长激素集采消息为真,则有可能在全国呈现“蔓延”之势,“公立医院降价最终会继续倒逼院外市场降价,长春高新不可能一直以弃标进行应对”。

另外,南都湾财社记者发现,为了尽量对冲依赖单一产品情况,长春高新进行多方面布局,例如在儿科、女性健康和成人疫苗等均有布局,但目前对业绩影响不太明显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